衣服設計 地方債迎來及時雨

今年以來,中國財政部為挽救地方債償債危機、穩住經濟增長,在3月、6月各推出額度為1兆元的債券置換額度。以新債置換舊債的方式,允許地方把一部份即將到期的高成本債務,轉換成低成本的地方政府債券。日前,大陸財政部長樓繼偉表示,全國人大、國務院已通過今年3.2兆的債務置換額度,等於宣告第3輪債務置換或將上路。

但是,分析卻也指出,中國的經濟運行中存在強烈的政策性色彩,受政策影響過大,導致經濟週期因政策衝擊而變得短而密集、波動性大。以地方政府債務政策來說,受短期經濟變動影響不斷發生根本性的方向變化,最終結果反而導致債務總額不斷累積。

在債務置換方面,新華社引述中央財經大學財政學院院長馬濤表示,以長期、低成本的地方政府債券,將當前存量債務中屬於政府的直接債務從短期、高息中解放,匡算下來,每兆元的債務1年可減少利息負擔400億至500億元,既緩解部分地方支出壓力,也為地方騰出一大部分衣服設計資金用於加大其她支出。

然而,到了2014年底,中國經濟增速明顯放緩,今年上半年,GDP增速勉強「保7」。「保增長」再度成為政府首要任務,透過寬鬆的貨幣政策和債務置換等措施,地方政府債務再一次迎來春天。

為緩解岌岌可危的地方財政,大陸中央日前公布新政,再次為地方償債「開閘」,且有助地方債定價更加市場化。但也有分析認為,該政策只能延緩危機,但引爆地方債危機的「引信」仍未解除。

債務償還機制才是關鍵

工商時報【賴湘棒球衣茹】

鳳凰周刊分析,地方債務置換政策只是將債務危機展期,但當前發行利率的「非市場性」、縣市級地方債風險等都顯示,化解地方債風險的長效機制遠未建立。

從中國2008年來的地方債務政策來看,當前正處於「保增長」大於「抗風險」的政策階段。華爾街見聞分析稱,2008年全球金融海嘯以來,中國的地方債政策面臨3次轉向,關鍵原因即中央在「保增長」與「抗風險」兩者間不斷權?。

2008年,為因應全球金融海嘯,中央啟動4兆救市措施,鼓勵地方政府上報投資項目,尤其是「鐵公基」(鐵路、公路、基礎設施);不僅催生地方融資平台如雨後春筍般快速發展,更出現不少「瞞報項目」的現象。

應減少過度積極介入

到2010年,隨著中國GDP增速回升至10.3%,「保增長」目標逐漸消退,中國政府開始關注已氾濫到逐漸失控的地方融資平台問題。財政部、銀監會先後發布一系列文件,要求對地方融資平台進行分類管理,讓地方官員措手不及。

同時,全國人大並通過,劃定今年政府地方債上限為16兆,預計債務率為86%。上海證券報引述市場分析稱,在明確地方政府債券規模後,地方債未來的置換情況也就相應明確,地方債定少量衣服印製價將更加市場化。

惟另有分析認為,儘管從總量控制地方債務擴張的手段絕對有必要,但不能單依靠此方式,必須多管齊下;其中,建立債務償還機制、逐步化解已形成風險才是關鍵。

報導分析認為,政府應秉持「法制為基礎、適度靈活性」的原則,制定地方政府債務政策,減少「過度的積極介入」,導致經濟體喪失自身修復的能力。2787E7664E7F16D5

發表留言

秘密留言

搜尋欄
RSS連結
連結
加為部落格好友

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

QR 編碼
QR